2014年6月26日星期四

活在當下


Paul Cezanne, The Bay of Marseilles,1885.

「活在當下」是很多人掛在嘴邊的生活哲學。但當人們說這四個字時,是想表達什麼意思呢?。

我猜他們的意思是:你看這世界,一切吉凶禍福,皆如此難料,人活著多麼無力!但與其患得患失、忐忑不安,倒不如「活在當下」,把握住那些看來最真確無誤的東西吧!

而所謂真確無誤的東西,通常是指:物質或感官帶來的身體愉悅與享受。當人們說「活在當下」時,其實就是指「嘆在當下」,或「得快樂時且快樂」之意。

「今日唔知明日事,說不定明天我的生命便會終結?諗多無謂,最緊要呢刻開心。『活在當下』嘛,你話係咪?」類似的說話或意見,每天在城市不同角落響起,並得到不同階層、身份、性別、年齡的人和應,有如一闕時代獨有的交響樂。於是,大家爭相吃最美味的、穿最時尚的、用最名貴的、每年到主題樂園喪玩、周末飛東京狂買,另外少不了台灣夜市掃街、泰國享受陽光海灘、韓國觀賞悅目紅葉……「好好享受人生」,成了大部分人面對風馳電掣地變化的世界,和無以復加的無力感時,一種最簡便的緩解之法。

世界看來越是變幻不定,當下的感官刺激便越有「實感」,令人趨之若騖。況且,今天任何一個中等收入人士所能獲得的肉體享受,連古代皇帝也無法望其項背。

但這種「活在當下」的意思,當然不是「活在當下」的本義。

「活在當下」四字本是佛家禪宗用語,意謂修行者若想體會禪的境界,便要學習放下過度的憂思,將恆常馳騁於外的心思心念收攏回來,專注於當下所作之事。譬如吃飯時專注吃飯,工作時專注工作,遊樂時專注遊樂。最忌吃飯時想著工作,工作時又想著遊樂,使得飯菜的滋味、工作的興味,皆一一錯失。

試舉一日常例子。放工時,你由車站步行回家。兩腿俐落快捷地沿著熟悉的街道前行,心念卻不停歇地亂跑:一忽兒想起錢銀過賬的雜務還未做好,一忽兒惦記家中患病貓兒,然後又想起公司的人事糾紛、親人毫不體諒的怨言、日漸沉重的生活負擔、小城未來的政治前景......想東想西,念頭如參加接力賽般,一個緊接一個湧現,腦袋漲滿各種零碎雜思。當到達家門,才突然回過神來;你怏怏的掏出鑰匙開門,卻發現自己完全記不起剛才曾走過什麼地方,見過什麼風景。這就是最典型的沒有「活在當下」。

都市人,常在如此狀態下過活。走路懷著憂愁,睡覺也懷著憂愁,心思絕少放在當下一刻正在做的事,對周遭的美好視而不見。禪宗的「活在當下」就是提醒修行者控制心念,使它不到處亂竄,只專注於眼前的事情或環境;當雜念被清空,內心一片澄明,意念高度專注,就連「時間的感覺」也會變得不一樣──縱然只是五分鐘光景,也像經歷了一個小時般豐裕。

真正的「活在當下」,是一種修為功夫,修的是放下與專注。

今天人們說「活在當下」時,當然和「修為」完全拉不上邊,只把它當作一種遁詞,或一塊華美的擋箭牌。舉著此擋箭牌,他們便可張揚地將全副心神放在當下的享受與玩樂之上,就算胸懷裡沒有遠大志向、理想、抱負、願望、目標等等,又如何?他們會反駁:這懶散放縱是有道理的,這活法甚至有個美麗的名字!明明他們所想的是「今朝有酒今朝醉」,但換上「活在當下」這四個字,就顯得神氣一點,優雅一點。

「不必理會將來,只管享受當下的好心情!」各種教導人們如何享樂的「達人」應運而生。「小確幸」成了社會常用名詞。「專注」被略去,「當下」的享樂被肆意放大。禪宗的「活在當下」本來是提醒人們要專注地享受當下一刻在作的事,現在卻變成:提醒人們去找喜歡作的事,來享受當下一刻。句子被重組,意義被改頭換面。

有人甚至會將扭曲的「活在當下」義,高舉為最佳生活哲學,認為比「有計劃地生活」更高明。縱然明明是逃避、退縮、害怕失敗、欠缺堅忍力,他們卻振臂一呼:「我要活在當下!」至於面對那些仍會設定目標、努力奮進的人,他們就輕輕搖頭,認為太在意主宰自己生命的人,是未看化人生。

下一篇: 〈活在當下(二)

2014年6月14日星期六

真心話


在這個臉書年代,我們都太習慣「like」與「被like」。我們樂於表達有幾「like」朋友吃的晚餐、拉的咖啡花、和貓狗的合拍照、旅行的自拍照、或任何搞笑、過癮、有共鳴的朋友「近況更新」。有時為了討朋友歡喜,我們還會「派like」。按個按扭,就是關懷了對方。收到like,就是被讚美了一回。

然而,當我們越來越著緊「被like」,會「呃like」、「儲like」,甚至因為所得的like太少而不開心時,我們或已漸漸扭曲了「朋友」的意義。

因為真正的「朋友」,不單會互like,更會互相dislike。真正朋友既互相欣賞,也敢於跟對方講,有幾dislike他的某個選擇、某個想法、某個行為。

朋友之道,貴乎坦誠。無論哪個世代的智者都這樣告訴我們。真正的朋友緊張你,寧願冒著得罪你的風險,都要對你說真心話,提出忠告與批評,好讓你看清自己的缺點和不足,不會變得驕傲自滿。

而現在,我們卻活在人人重視/追捧「like」、漠視/貶低「dislike」的大環境裡。臉書固然是推動「選擇性表態」潮流(只在like時表態,不like時則緘默)的大旗手,職場上,又何嘗不是大力推崇「少批評、多讚美」的打工仔求生之道?在公共領域,我們的嘴巴漸漸習慣了講好說話,潛移默化下,當面對面和朋友交往時竟也改不了「放大like、隱去dislike」的習性。

「Like文化」當道,令曾幾何時被視為真理的「朋友之道,貴乎坦誠」,變成「朋友之道,以和為貴」。任何帶有否定對方意味的真心話,等閒不能出鞘,因為直接表達心中的dislike,被很多人視為朋友相處的「禁忌」。

譬如,朋友提議吃日本菜,縱然你不想吃生冷食物,但為了以和為貴,為了不被視為麻煩友,你選擇不表達dislike。朋友做事總是虎頭蛇尾,屢屢碰釘,縱然你很想告訴他問題所在,但為了以和為貴,為了不令他難堪,你選擇不表達dislike。朋友創作的詩歌很爛,縱然你很想直接表達作為讀者的想法,但為了以和為貴,為了不傷害他的弱小心靈,你選擇不表達dislike......

如是這般,你跟這朋友的關係越來越「和諧」,然而心理距離卻越拉越遠。最終,你們變成只能談風花雪月的客氣朋友。因為你客客氣氣、小心翼翼的態度,對方很快收到,並將同樣態度反彈給你。

人們對真心話的「自我審查」,就是這樣將他們隔絕於真正友誼之外。

其實人人都需要真正朋友,這不僅是為了排遣孤單或尋求認同,更為了坦誠面對自己。跟真朋友在一起,你可放下在職場上練就的唯唯諾諾與不置可否,放下面對戀人時努力表現自己美好一面的hard sell,也放下自我保衛機制。你即管坦露自己的疲憊或軟弱,你的喜、怒、哀、樂,你的煩惱或幸福。因為真朋友關心你真切的感受。

你更無用刻意奉迎,喜歡就說喜歡,討厭就說討厭,因為真朋友明白你並非玩針對,也不是惡意中傷,更沒有看不起他的意思。率真坦白,是友誼的基石。你有碗話碗,有碟話碟,看見朋友作出不智的行為、下了魯莽的決定,會直率表達意見,否則就是不夠朋友。

不過率真坦白是有「雙向性」的,你坦率時對方也坦率,而真心話卻不免帶刺。你會刺傷對方之餘,他也同樣會刺傷你。所以面對真朋友,必須要有廣闊胸襟,接納對方拋出的dislike。他給你最不留情面的批評?指出你最大的缺點和漏習?將心比己,你也曾經不留情面的批評對方。現在你若明裡暗裡覺得嬲,就是衰仔。因為所謂「坦誠」就是:好與惡,都放在桌面。Like與dislike,比翼齊飛。

回想一下,上次和朋友毫無保留的對話是何時的事?如果你仍懷念這種真摰的交鋒,直抒胸臆直陳事實絕對不用左顧右盼左閃右避的話,下次在臉書上,不妨扭轉派like愛like文化,勇於表達個人觀點,而不僅止於人like我又like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