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9月23日星期日

心的自由

著名電視主持DoDo姐有一句名言:「我以前的願望,是買東西不用看價錢牌。現在我已經做到了。」聽得不少人牙癢癢。

能夠有用之不盡的金錢,買任何喜歡上的東西,是很多人的心願,甚至是畢生的追求。心裡浮現任何大小欲望,無論是想吃碗雲吞麵,還是想買一間有前後花園的三千呎複式半山大宅,只要是金錢買得到的,都可以即時滿足它 ── 能夠過著如此「想做就去做」的生活,不受自身經濟條件的限制,不就是夢寐以求的自由人生嗎?

然而這是對自由的最大誤解。因為想買就去買、隨時按欲望而行只是「購物自由」而已,不能算作真正的自由。

隨時隨地行使購物自由的人,自以為天下選擇盡在他手中。在「選擇越多,自由越大」的市場學催眠下,他以為自己真的很自由。然而實情是,他不過像個扯線娃娃,被各種欲望操控著。

當欲望牽起了他對芝士蛋糕的癮時,他便立即去買個芝士蛋糕吃;當欲望提醒他拿著名牌招搖過市那種被認同感和虛榮感時,他便立即去買一個LV或Gucci;當欲望勾起了他對法拉利跑車的駕駛快感時,他便立即去買一部法拉利;甚至當欲望撩起他對性的需求時,他便立即找個伴侶來燭光晚餐,睇戲直落……

表面看,這個人不受金錢束縛,隨心所欲;然而,他的心在某一剎那想要什麼,又是由什麼定奪?

其實某一剎那湧現的欲望,不過是本能的盲動。這一刻,或許因為電視廣告的刺激,湧現吃pizza的欲望;下一刻,又可能因為和朋友聊天,湧現買部i-phone5的欲望。一旦人隨心之所好而行,欲望一升起便行動,想買就去買的話,他的行為便只由本能支配,變得像動物一樣 ── 只不過動物的欲望簡單直接,而人類的欲望,則有著華美昂貴的包裝,以及種種抽象的轉化。

當人時時刻刻都只依從自己的本能欲望而行,他已失去作為人最寶貴的東西 ── 意志。而意志的自由,才是人可擁有的最不虛妄的自由。

自由有很多種層次,最簡單的是政治意義上的自由,即人身自由。國家不胡亂將人丟進監獄,警察不隨便禁制人的活動,人便擁有這種「行動不受別人有意干涉」的政治自由。自由主義者如柏林,稱以上這種自由為「消極自由」。但人的自由是很複雜的事。消極自由關心的是外在世界對行動自由的干涉,卻沒有考慮人內心的掙扎。

一隻野生動物除非被囚禁在籠子裡,否則牠是自由的。牠從不會有內心掙扎,而是永遠跟隨野性的呼喚。但人和野生動物不同。人除了擁有吃飽睡夠、好逸惡勞的動物本能外,還有自由意志 ── 他會掙扎著,思考是否應順從本能?還是要發力推翻本能?

其實只要他願意,他隨時可以下定決心,違反本能所驅使的行動方向,主動選擇對其人生有意義的行為。譬如,當食欲來了,他可以不吃;當性欲來了,他可以不幹;當享樂的欲望閃現,他可以視若無睹;甚至當生命受到威脅時,他也可以拋開求生的本能。

哲學家稱這種意志的自主為自由意志或積極自由,有時也稱為「第二序追求」(second-order desire)。意思是在第一序的生命本能欲望之上(包括延續生命的本能),人總還可以運用意志力,拋去此第一序的約束,追求更高層次的價值。也就是說,第二序追求,是一種「對欲望的欲望」。除非相信命定論,否則意志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。

我們非常熟悉的孟子《告子篇》,也可用第二序追求來解讀。孟子說:「生,亦我所欲也;義,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,捨生而取義者也。生亦我所欲,所欲有甚於生者,故不為苟得也。死亦我所惡,所惡有甚於死者,故患有所不辟(避)也。」當所欲有甚於生,所惡有甚於死時,也就是說,當「第二序追求」超越了第一序的生死大欲時,魚與熊掌不可兼得,孟子說,他將不會選擇苟且偷生,而是選擇「捨生、取義」── 越過第一序,追求第二序。

正因為人有第二序追求,所以人類世界才有餓著肚皮的不朽藝術家、放棄物質生活追求心靈幸福的教士僧人,以及歷史裡捨生取義的偉大人物。「第二序追求」,可謂人類最精彩、最煥發光芒的部分。

但不要被我開出的例子誤導,以為「第二序追求」高不可攀。其實無需陳義太高,日常生活裡也有很多「第二序追求」例子 ── 試問誰沒試過為了減掉幾吋腰圍,而拒絕吃最愛的朱古力和薯片?誰沒有試過為了考得好成績而晚晚熬夜?當成功抗衡本能時,代表了意志的勝利, 只不過我們沒有在意,總急急腳想回到欲望的懷抱,繼續薯片朱古力和好逸惡勞的生活方式。

或許今天的世界太不重視意志力了,只一味推崇本能欲望這「第一序」追求,才令第二序漸漸被人遺忘?在我們的社會,沒人會笑你貪吃,笑你貪圖逸樂(懂得吃喝玩樂,還是有「品味」的表現);但常會有人笑你虛耗心力時間做沒有金錢回報並減損物質享受之事。城市人學耕田?何苦?幾十歲才拉小提琴?為乜?去外國流浪?傻架?

「真係有自唔在,攞苦嚟辛!」這是香港人對追求第二序價值者的經典取笑語。

意志力能帶領人超越第一序本能,但在物質至上的社會,它竟可悲地得不到應有的重視。

毫無疑問,鍛鍊「心的自由」,比縱容「身的自由」要艱難得多。它絕不討好,但卻是最真實恒久的自由,最能提昇你生命的質素。下一次,當你被「第一序欲望」舞弄得團團轉時,請嘗試以意志力和「第二序追求」,給自己一次生命質素的飛躍吧。

2012年9月9日星期日

有價之樂

金錢可以買到任何有個價的東西。但遺憾的是,有個價的東西,不一定是人生裡最值得擁有的東西。生病了,錢買不到健康;失戀了,錢買不到愛情;孤單了,錢買不到朋友;快死了,錢買不到條命。

雖然明知錢買得到的東西有限,我們卻仍愛捨本逐末,拼命賺錢以期擁有更多有價錢牌的快樂,卻不願花精神追求冇價錢牌的快樂。

原因可能是,現代人欠缺耐性,而錢買到的快樂則直接了當:它們明碼實價、錢貨兩訖、絕不拖拉、童叟無欺。最重要是,有個價的商品,不像愛情般令人難以觸摸,也不像朋友般有可能出賣你。你完全不用傷腦筋。只要能付出錢,它們guarantee你即時獲得快樂。

三十二吋高清大電視、可換鏡頭的單鏡數碼相機、放鬆全身肌肉的按摩椅、剪裁得宜的意大利名牌連身裙、復刻限量版多層防震波鞋、米芝連三星full course晚餐、地中海閒情郵輪之旅……只要是想得到的商品,我城都應有盡有,全部有清楚標價。你可以輕易計算出,每件商品你需要支付幾多錢,而這彷彿是個換算表,讓你也知道這件商品可以即時為你帶來幾多快樂。

這些消費性、物質性的商品,藉著刺激或安撫你的眼耳鼻舌身來帶給你快樂,我們姑且稱這種快樂為「物質性快樂」。

追求「物質性快樂」,本來無可厚非。被工作逼得喘不過氣,放工獎勵自己吃個朱古力泡芙,的確能帶來極大能量。然而一旦將「物質性快樂」當作唯一的快樂來源,全副心思放在追求它的話,卻會陷入深深的痛苦中,不能自拔。

因為「物質性快樂」是很可惡的東西。首先,它會隨著時日流逝,不斷降低快樂程度。譬如去年你花幾千元買的1000萬像素相機,不旋踵已成為明日黃花,當你見到新型號的2000萬像素相機時,你便再也不能從1000萬像素相機身上感受到快樂,而只感到「想換機」的焦躁情緒。時間和物質性快樂之間的關係成反比。

因為快樂感會隨時日流逝,一旦快樂感淡了,便要尋找新的東西代替。這是「物質性快樂」的本質。然而,當你對「物質性快樂」越上心,經常留意新型號的電子產品、新季度的時裝時,你便越會發現,在新產品之後總有更新產品,在豐足之上總有更豐足。物質享受,從來沒有「最好」,只有「更好」。

你的物欲被不斷擴張,而你的財力卻沒有隨之擴張,因此你永遠只能擁有很少。這狀況,令本來想追求快樂的你,反而越來越沮喪。

這就是物質性快樂的怪圈。越追求,越不可得;越想得到快樂,卻越快樂不起來。如何破解?唯有當你不打算以購物來增加「物質性快樂」,只想欣賞產品本身的優秀時,才能越出此怪圈。譬如那部1000萬像素相機,你極欣賞它按鈕的設計、偏向溫暖的色彩感、測光的準繩度,於是你越來越熟悉並喜歡它的脾性──若果如此,2000萬像素是不能奪走你對1000萬像素的感情的。事實上,當影像質素已經很好時,更多的像素根本不會令你的照片拍得更有創意或美感。

「物質性快樂」還有一個致命弱點。它帶來最多快樂的時刻,往往是當物質的量由「零」邁向「一」之時。譬如當一個人由餐餐捱肚餓的匱乏狀態,發展至餐餐食得飽的狀態時,這個由「零」變至「一」的改變,會為他帶來強烈喜悅。每一口飯吃下去,都是享受。

一旦那本來已算豐足的飯菜,每天都有能力吃時,這個人卻很快會對吃飯失去激情。一口飯不過是一口飯,不再令他喜悅,反而嫌它淡而無味。於是他會嘗試吃得更貴、更好,來尋回那強烈喜悅。但最後他會發現:由豐足變得更豐足,快樂的「增幅」其實很微小。原來物質性快樂是有臨界點的。

一旦過了某個臨界點,越多的物質,並不能帶來同樣比例的快樂。由吃米芝連車胎人,變成吃米芝連三星,快樂的增幅原來遠遠不及你參加完饑饉三十後吃的第一頓飯。

如此說來,我們苦苦追求更多物質,又是所為何事?

2012年9月4日星期二

金錢尺


一位在外國唸書、後來回香港發展的朋友,曾經有此觀察:跟香港人聊天,通常不出三句話,就會轉進「錢」的角度。「你條裙好靚,係咪好貴?」、「你份新工聽落幾好喎,咁好唔好pay?」、「你住喺將軍澳?好吖果度,近地鐵站,遲下賣番出去會升。」

被他這麼一說,不得不承認以上都是典型的「港式對話」。就像被洗腦般,香港人不知從何時開始,腦袋被植入一把奇特的、衡量日常生活事物的尺:無論談的是一件衣服、一餐晚飯、一次旅程、新近找到的工作、為孩子報讀的playgroup、花了好幾個月裝修才打造完成的溫暖家園,我們都會很快拿出這把刻了「S加兩棟」的尺,來計算該件事物是否「值」。其實我們心裡明白,很多東西根本不能以付出或收回的金錢來判斷它「值」或「不值」,但偏偏我們就像著了魔似的,舉著這把間尺不放,令本來應該充滿生活熱誠的討論,變得市儈乏味。
譬如你的工作,可能很悶、很無謂、很不適合你的性格,但只要它薪水很高,你的朋友總會讚你找到一份「好工」,認為你很「值」得為它投放你的青春。
又譬如你的家園,可能間隔三尖八角(美其名曰「鑽石形客廳」),窗口向著沙塵滾滾的地盤,樓下一片休憩綠地都沒有,而且環保露台不准高懸衣物曬晾,窗台比一張床還大,但只要它有「豪宅」的包裝,有交通配套和名校網,將來它的價錢就會攀升。因此你的朋友總會讚你擁有一個「筍盤」,認為你人生最大的投資還是很「值」的。
因為預設了金錢是唯一的尺度,討論通常很快戛然而止,然後,大家很快將金錢之尺伸向下一個討論題目。

其實,金錢決不是唯一衡量「值」與「不值」的尺。世上還有很多不同的尺,而且尺與尺之間,並沒有互相轉換的方程式;任何一把尺,都不能由其他尺取代,遂看當時人視哪把尺最重要。譬如衡量一份工作,除了金錢之尺,還可以有以下各把尺:你每天起床後,會有幾強烈的上班衝動?你有幾多一展所長的機會?你會得到幾多寶貴的、終身受用的工作經驗?你會有幾多工餘時間?公司會有多大的倒閉風險?同事有多投契?

這些尺,說不準哪一把對你特別重要。但只理會金錢之尺,則顯然是一種偏見。

當金錢成為唯一的尺時,我們已自動放棄了千千萬萬種有趣的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