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26日星期四

活在當下


Paul Cezanne, The Bay of Marseilles,1885.
上一篇:〈霎眼嬌

「活在當下」是很多人掛在嘴邊的生活哲學。但當人們說這四個字時,是想表達什麼意思呢?。

我猜他們的意思是:你看這世界,一切吉凶禍福,皆如此難料,人活著多麼無力!但與其患得患失、忐忑不安,倒不如「活在當下」,把握住那些看來最真確無誤的東西吧!

而所謂真確無誤的東西,通常是指:物質或感官帶來的身體愉悅與享受。當人們說「活在當下」時,其實就是指「嘆在當下」,或「得快樂時且快樂」之意。

「今日唔知明日事,說不定明天我的生命便會終結?諗多無謂,最緊要呢刻開心。『活在當下』嘛,你話係咪?」類似的說話或意見,每天在城市不同角落響起,並得到不同階層、身份、性別、年齡的人和應,有如一闕時代獨有的交響樂。於是,大家爭相吃最美味的、穿最時尚的、用最名貴的、每年到主題樂園喪玩、周末飛東京狂買,另外少不了台灣夜市掃街、泰國享受陽光海灘、韓國觀賞悅目紅葉……「好好享受人生」,成了大部分人面對風馳電掣地變化的世界,和無以復加的無力感時,一種最簡便的緩解之法。

世界看來越是變幻不定,當下的感官刺激便越有「實感」,令人趨之若騖。況且,今天任何一個中等收入人士所能獲得的肉體享受,連古代皇帝也無法望其項背。

但這種「活在當下」的意思,當然不是「活在當下」的本義。

「活在當下」四字本是佛家禪宗用語,意謂修行者若想體會禪的境界,便要學習放下過度的憂思,將恆常馳騁於外的心思心念收攏回來,專注於當下所作之事。譬如吃飯時專注吃飯,工作時專注工作,遊樂時專注遊樂。最忌吃飯時想著工作,工作時又想著遊樂,使得飯菜的滋味、工作的興味,皆一一錯失。

試舉一日常例子。放工時,你由車站步行回家。兩腿俐落快捷地沿著熟悉的街道前行,心念卻不停歇地亂跑:一忽兒想起錢銀過賬的雜務還未做好,一忽兒惦記家中患病貓兒,然後又想起公司的人事糾紛、親人毫不體諒的怨言、日漸沉重的生活負擔、小城未來的政治前景......想東想西,念頭如參加接力賽般,一個緊接一個湧現,腦袋漲滿各種零碎雜思。當到達家門,才突然回過神來;你怏怏的掏出鑰匙開門,卻發現自己完全記不起剛才曾走過什麼地方,見過什麼風景。這就是最典型的沒有「活在當下」。

都市人,常在如此狀態下過活。走路懷著憂愁,睡覺也懷著憂愁,心思絕少放在當下一刻正在做的事,對周遭的美好視而不見。禪宗的「活在當下」就是提醒修行者控制心念,使它不到處亂竄,只專注於眼前的事情或環境;當雜念被清空,內心一片澄明,意念高度專注,就連「時間的感覺」也會變得不一樣──縱然只是五分鐘光景,也像經歷了一個小時般豐裕。

真正的「活在當下」,是一種修為功夫,修的是放下與專注。

今天人們說「活在當下」時,當然和「修為」完全拉不上邊,只把它當作一種遁詞,或一塊華美的擋箭牌。舉著此擋箭牌,他們便可張揚地將全副心神放在當下的享受與玩樂之上,就算胸懷裡沒有遠大志向、理想、抱負、願望、目標等等,又如何?他們會反駁:這懶散放縱是有道理的,這活法甚至有個美麗的名字!明明他們所想的是「今朝有酒今朝醉」,但換上「活在當下」這四個字,就顯得神氣一點,優雅一點。

「不必理會將來,只管享受當下的好心情!」各種教導人們如何享樂的「達人」應運而生。「小確幸」成了社會常用名詞。「專注」被略去,「當下」的享樂被肆意放大。禪宗的「活在當下」本來是提醒人們要專注地享受當下一刻在作的事,現在卻變成:提醒人們去找喜歡作的事,來享受當下一刻。句子被重組,意義被改頭換面。

有人甚至會將扭曲的「活在當下」義,高舉為最佳生活哲學,認為比「有計劃地生活」更高明。縱然明明是逃避、退縮、害怕失敗、欠缺堅忍力,他們卻振臂一呼:「我要活在當下!」至於面對那些仍會設定目標、努力奮進的人,他們就輕輕搖頭,認為太在意主宰自己生命的人,是未看化人生。

下一篇: 〈活在當下(二)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