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8月8日星期日

愛上檳城的粗服亂頭

回想我對於檳城的初始印象,應來自《檳城艷》歌詞:「馬來亞春色,綠野景致艷雅~~椰樹影襯住那海角如畫~~」

不過七月來到檳城,才發現這裡最美的不是綠野景致或婆娑樹影,而是一幢幢並不自覺其美、粗服亂頭的舊唐樓。

因為李安的《色.戒》曾在此地取景,檳城近年名氣漸響;但幸運的是,留意她的香港人暫時不多。有幾位朋友先後問我:「檳城喺邊架?」我尚可抓住機會,在一切未消失之前,親身感受作為居住城市的檳城所散發的慵懶、隨意和輕省。

檳城是位於馬來半島西面的小島嶼。一條跨海大橋,將她和內陸的Butterworth連結起來。Butterworth是個沒有景色可看的交通樞紐,火車站和長途巴士總站都設在此,但因長途巴士班次頻密,很多旅客都愛走「檳城-Butterworth-怡保-吉隆坡-馬六甲」這條路線。這次我和母親的旅遊路線正是香港飛檳城,再由檳城坐巴士到吉隆坡,然後馬六甲day trip回吉後返港。

檳城Old Penang Guesthouse
在檳城頭兩天,我和母親住在愛情巷 (Love Lane) 的 Old Penang Guesthouse。因為貪便宜選了12人的dormitory,所以私人空間有限,浴室廁所也要共用,不過幸好這由古老大宅翻新而成的旅店本身已是一道讓人愉快的「風景」,抵消了不足。大宅昔日的中庭被改作住客common area,母親最愛穿著睡衣,坐在中庭的藤椅和其他旅客閒聊,賓至如歸。

很欣賞這間舊式建築所蘊含的智慧。中庭沒冷氣,但因善用對流作用,中午也涼風習習,吹得人昏昏欲眠。由木階梯走上二樓,會見到走廊上一排敞開的木窗。右圖中這一款,只需以手指夾著中間直豎的木條,上下移動,便可以打開或關閉百頁,方便又美觀。後來聽「藍屋」的導遊說,這種木窗是南洋中國人發明的。

這次和母親、姨母、表弟四人一起到檳城旅行,並沒什麼特定景點要看,不外乎走走看看吃吃。母親和姨母兩人都是在東馬來西亞(婆羅洲)沙巴出生的中國華僑,十多歲時移居香港。這次選擇飛檳城玩樂,也算是她倆一種「鄉愁」的表現吧。畢竟,將馬來西亞視作自己第二故鄉的母親,雖然常會飛到東馬的沙巴辦事情和見朋友,但卻從來未踏足過西馬土地。(要知道,東西馬之間,隔著個南海呢)

當然,說是鄉愁有點美化了事情,實情是Air Asia有便宜機票,才促成了這次家庭大旅行。至於我這地道港人,來檳城非為鄉愁,只為可在大街小巷隨意駐足欣賞建築物。

檳城的古城區George Town地方很小,方向感極差的人,只要認得南北走向的主要大街Jalan Penang(即檳城大街),大概也不會迷路。

這條檳城大街,也是我們四人經過得最多次的地方,皆因姨母和她兒子住的旅店和我們住的Guesthouse相隔好幾條街,所以早上我們通常會約在檳城大街會合,才正式出發。大街上,有一循環線冷氣巴士行走於檳城主要景點之間,每逢走得大汗淋漓,快要中暑之時(七月的檳城,真的太熱!),我們便會跳上駛至的冷氣巴,隨便坐幾個站,圖個涼快。如是者,這次旅程,有不少時間消耗在冷氣巴之中,也令很多行程安排被打亂。事後回想,我和母親都覺得這做法太傻,但當時身處酷暑之中,確也沒有別的良方。

既然這是一趟老建築之旅,我也多說無謂,在此貼上部分老建築照片。留意最後一張照片,是我心頭好之一。留意最後一張並非攝於檳,而是馬六甲手信街。花悄的外牆,和檳城的老建築對比很大。
由檳城大街(Jalan Penang) 的佐達街市(Chowrasta Market)二樓往外望

麻石建築
「小印度」內的劉關張趙廟
深巷裡的「汕頭客棧」
馬六甲手信街唐樓